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qingquanhuashi 的博客

平平安安才是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庆泉,1961年11月17日生于济宁。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(函授)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作品多次入选省展并获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(156幅)  

2016-07-05 05:21:57|  分类: 外国油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保罗·高更(Paul Gauguin)(1848-1903) ,生于巴黎,逝于马克萨斯群岛的法都—伊瓦,是法国后印象派画家、雕塑家、陶艺家及版画家,与塞尚、梵高合称后印象派三杰。他的画作充满大胆的色彩,在技法上采用色彩平涂,注重和谐而不强调对比,代表作品有《讲道以后的幻景》等。

高更画作多描绘岛民(塔希提岛)原始风俗与仪式,人物造型浑厚丰实,色彩大面积平涂,线条轮廓醒目,富于象征意味和装饰效果,对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影响较大。\"高更不仅是伟大的艺术家,而且是良师益友。\"\"高更喜欢让人明白:一幅好画应相当于一个好的行为。……当你和他接触时,你就不能不想到一定的责任。\"从艺术史上说,高更是象征主义的主导性人物,各种原始主义的先驱,风格义的大师。他具有在思想、感受与视觉形象三者之间保持神秘平衡的能力。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“后印象派”高更作品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